姥爷往生纪实 -

发布时间:2020-10-17 来源:养生吃什么杂粮

2015年03月18日14:06 编辑:传奇养生网

  1、姥爷垂危

  上午,忽然接到姨的电话,说姥爷快不行了,她们没有送医院,家庭医生让准备后事呢。我正收拾东西准备去北京,怎么这么巧呢?看来,这都是天意安排,要我在姥爷临终时守在这里。

  我找出师兄写的“临终关怀”的稿子学习了一遍,又给师兄打了个电话。他对我说,对一个临终人开示,最重要的是了解他的“生平、性格和对什么东西放不下”。

  对什么东西放不下?我想到两件事,一个是他老人家对我爸爸的愧疚,一个是他惦记我妈妈多年不在家。谈到这两件事,我忽然哭了。

  师兄说,不要哭啊,要稳住,当成“事儿”来办。怎么回事,我怎么哭起来了呢?之前不是一直在庆幸吗,姥爷这么长寿,是不是就等着我学佛呢,学了佛来为他做这件累世累劫来最重要的事?怎么会忽然伤心了呢?真担心在送别的过程中,突然什么东西触动我心让我哭出来。该先找个地方哭够了、宣泄了,再去做事。

  2、阴境现前

  晚上,我到了姨家。姥姥告诉我,前两天,姥爷告诉她:他到了一个地方排队报名,人好多,队伍长长的,他排得不耐烦,生气地说:“去他的!”就回来了。

  难道,这就是听说过的“阴境现前”?我向姥姥感慨:“看,姥爷排的队那么长,每天死去的人都那么多啊。”

  3、恶境的折磨

  这一天内,姥爷不停地说胡话:“别拽我……派出所在哪儿?我要派出所。”大概说十五分钟,就换境界:“给我找个人家,找一个……老百姓。”重复十几分钟后,又换境界:“往西,往西走……手和脚不听使唤,往西……往西……”

  在我们看来平平静静躺在这里的人,灵魂不知在经受怎样艰苦的跋涉和恐怖的折磨。唯有默默祷告,以求减轻临终之人我们无法想象的痛苦。我抓紧独处的时间,告诉他:只要自己能够念佛,一念之间,就能与佛的愿力相接,从恶境出去。可是,他如聋似痴,只顾自己来回呻吟。我只好趴耳朵上喊,他却嫌吵:“哎呀,别说了。”

  4、佛法的孝道

  昨天,师兄来家,和姨沟通了一下,姨接受了佛法孝道的理念。孝道,是为人之本,而世俗之孝,往往只是养父母身,供衣食住行,冷暖医药,以使父母安享晚年。大孝,是养父母心,以让父母顺心、安心,颐养天年。而至孝,是养父母志,以方便善巧,引导、劝化父母学佛念佛,使父母报终,往生极乐,出离轮回生死苦海。这才是真正地报答了父母的养育恩情!

  5、善根

  今天一进姥爷房间,一派安然,吊瓶没了,床头柜上放着盛牛奶、鸡蛋羹的小碗,人在大睡,但是呼吸急促,像在喘。我问姨:“姥爷这两天说胡话了吗?”“怎么没说,没少说!说坐美国的飞机,上阿弥陀佛那儿去。”“还说,脚往西,屁股往西,手往西……哪儿都要往西。”姨和姥姥边说边笑。啊,太有善根了,我好欣慰,一边洗衣服也一边高兴。

  6、业习发作

  今天,又有业障现前了,姥爷说身上有黑猴子,让我拿掉!

  氧气不能停,一停,呼吸急促,胡话也格外地多起来。居然有这么一句:“公主,露一下面儿,让父王看看,多高了?”我吓了一跳,看到前世了吧?转念一想,姥爷从前唱过京剧,就问姥姥,他有没有演过皇帝的戏?姥姥说演过。是不是临终的人会像过电影一样把一生的全过程快速地过一遍呢?

  我对姨说:“姨,‘公主’是叫你的吧?”憔悴疲惫不堪的姨说:“不,我是侍女!”

  7、生死大事与尘俗杂事

  莲友们都说,请个念佛机吧,放在老人耳旁,昼夜不间断,又能指导弥留的人,又能解脱冤亲债主,只是声音不要太高,免得让病人起烦恼心。

  我最怕的其实是姨起烦恼心,她一烦恼,就全完了,做助念,别想了。所以一直没有请,她特喜欢播放悠远空灵涤荡心府的佛歌。山东来了个舅舅,姨把佛歌都停了,怕干扰大家说话。这些迎来送往,还有表弟婚礼想赶在姥爷往生前举办——尘俗杂务让姥爷的往生大事成了个布景。也许在他们心里,还是觉得佛法不过是个精神寄托吧,过世之后的虚无缥缈哪有眼前终身大事来得真切呢。

  8、喜与丧之间的取舍

  家里红白喜事一齐准备,家人看到姥爷的危急状态,想把表弟的婚期提前,百事待举,姨来来回回奔走在客厅和姥爷卧室之间,处在喜和丧的重庆癫痫医院哪里的好两种焦虑中。到了最后给我带来一个指示:如果姥爷正巧在婚礼前后几天往生,家里绝对不可以影响喜庆气氛搞法事——去世后立即送陵园。她无奈地向我表白说,虽然她也非常想让姥爷以佛法方式好好走,可……

  我无言了。过一会儿,我想出个办法,让姥爷去我家往生。姨奔出客厅与姨夫商量,还是被拒绝了——临终老人被儿女送去小辈家停放,这叫什么事儿啊,舆论不允许。我绝望了。

  师兄来短信说:家里实在不行,可在殡仪馆租间祭奠室,临搬动时先用引磬唤醒他的神识,告诉他忍耐一下,可以减少�_恨。关键是要不慌不忙,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心祈求阿弥陀佛!

  9、念佛机的作用

  一早,姨给姥爷喂鸡蛋羹,要他“补充能量”。念佛被焦虑地制止了,要“省能量”。我急躁起来,可又不能多说一句话,更不敢给莲友和任何人打电话,只怕惹她烦恼。

  念佛机放在屋子里真是立竿见影,姥爷不胡言乱语了,满地找人,渴了要水,热了拿起我的手揭被子,姨如果是服侍完他离开了,他就看着她的红马甲背影,说:“又跑了。”

  10、今生还努力种花

  晚上,弟弟带女朋友来吃饭,不知道怎么谈起了因果话题,弟弟指着一盘我说什么也不吃的鸡肉问:“吃了它能怎么样啊?”“那就将来变鸡给它吃一次呗,今生你吃它的肉,来生它必吃你的肉。”

  “噢!”他恍悟,“我长这么帅什么原因?”“按道家的说法,是前生种了二亩地鲜花。佛家说法,在佛前供过花,都和花有关。”他开心地说:“今生还努力种花。”他说他景仰佛文化,释迦牟尼弟子们名字真的很酷,摩诃迦叶,目犍连,阿难陀,迦旃延……

  大人们心事重重看着我们高谈阔论。吃完了散去,姨叫住弟弟,不让我走,郑重其事地告诫他:“将来,我到你姥爷这一天,你都要听你姐的。”

  11、事情有了转机……

  晚上,姨夫郑重找我谈话,从现在情况来看,姥爷无论在喜事前喜事后往生都会影响到婚礼,万一往生在婚礼当天,到时顾哪头好呢?我,作为老人养大的孩子,又代表我妈尽最后孝道,有权利参与对后事的建议,让姥爷从我家走。我不知有多么感恩他给我这个权利!

  姨夫再三向我解释,身为长辈,让老人在小辈家走,与理不通啊,使小辈家有过世人的邪气,他们也于心不忍啊。

  我生怕他改变念头,赶忙安慰他:“举行助念,就是辟邪祈福行为啊。老人不堕恶道,何邪之有?我既然觉悟了生命真相,把握了老人最后的机会,让自己这辈子没有遗憾,正是求之不得的,高兴还来不及呢!”姨夫虽然似懂非懂,听这么说也释然点儿了。最后长松口气:“你为家里解决了大事。”

  12、死亡让人清醒

  弟弟在采买结婚用品,一墙之隔,这边经历婚庆,这边经历死亡。

  我把我最好的国外土著油画送给了他,他很喜欢,让我觉得送给他特别的值。他还小,认为拥有的感觉很好很真实,而我多年漂泊的生活里,已看惯人和东西的流来流去,喜欢的东西,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感觉都一样了。大人们还认为苦心经营的家是安稳居所心灵归宿,阔别多年后回归,在我的眼里,看到的是老人在死去,成人在老去,孩子成家立业开始为未来焦虑,何处有安稳?!无常感觉,就像张爱玲《金锁记》里一句话的形容:时间,嗖嗖地从脖子后头过去……

  佛家总说,我们应该常常看看死亡,提醒我们观照无常。因为红尘营务世俗享乐会像海潮重重淹没我们,所以我们需要这样痛苦的针砭,让老人这个老师把我们从迷梦中带向清醒。

  明天是姥爷的生日。

  13、亲人的眼泪

  一大早,姨处在极度的焦虑之中,责怪我没有看护好,只一晚上,姥爷就不行了,肺里全是痰,喘得快上不来了。她恳求姥爷:挺住,看强强娶媳妇多好啊!

  我一直告诫姨和姥姥可不要哭啊,疲劳一年多的她们说她们才不会哭呢。姨给姥爷擦脸,突然捧住他的脸痛哭。姥姥说:“这死鬼,死也不捡好日子。”表情平静,左眼下却挂着一滴泪。

  一夜之间我眼睛也肿了,不心急他的无法救治,心急他不能快点解脱痛苦。这么多人围着、议论着,拨动垂危病人脆弱的听觉。都这样了,还拍痰、喂水(一喝就呛),增加已经到临界点的苦痛的神经,什么时候结束啊?

  终于,姨挺不住了,因为她看姥爷挺不住了,终于决断,收拾铺盖,带好现在和将来所有的穿戴,去我家。

  14、“怎么不送医院?”

 湘潭好的癫痫病医院 来到我家,安顿好姥爷,赶忙到社区服务站请来一位护士长来给他扎针。护士长听说是垂危老人,穿着白大褂在我前面飞跑,见了面,问:“你们怎么不送医院?”都这么问。

  幸亏,姥爷九十多了,大家能够理解我家人不想让他受无谓折磨不送医院的想法,否则,姨家这么重视伦理、舆论的人,岂肯冒大不韪让老人在家等往生而不治疗到最后?人有善终,是最大的福报啊。

  师兄和佛弘居士恰巧赶来了,为我们作临终事项的交代。

  护士长忙活着换一个新的输液器。姨突然喊:“小露,你快看姥爷怎么了?”我跳上床,爬到姥爷枕边,姥爷闭着眼睛,只有一声比一声重的呼气,而没有了吸气,护士长停下换针的手,静静地站着问:“你们看还要打吗?”

  15、不间断地念佛号

  师兄让我赶紧下床,并且叮嘱我不要再碰床,开始念“南无阿弥陀佛”。姨小心地上前征询:“穿衣服吧?”师兄严肃地制止了,他来的真是时候。

  我想起三天前从佛堂请的陀罗尼被,急忙找出拆封、打开,把一匹鲜艳华丽写着藏文经咒的红缎盖在姥爷身上。陀罗尼被上印着微妙咒语,据说刚走的亲眷可以得到加持。接着,又找出西方三圣像贴在墙上。打氧机继续送着氧气。师兄一直固守在姥爷床头,寸步不离,我和佛弘居士在床尾,遵照师兄吩咐,不间断地念佛号。此时,姨在做什么,护士长什么时候走掉的,我统统不知道了,进入到超级紧张的状态。

  16、临终开示

  下午三点五十分,姥爷脉搏完全停了。师兄关掉打氧机,卡死输液管上的小轮子。姥爷保持着左侧输液的姿势,半靠着,头微低,似乎睡着了,无休止的呻吟和喘息平定了,进入绵长的安静祥和。输液管依旧在手上挂着,我们一丁点也没碰触他的身体。

  师兄为表示对逝者的尊重,跪在姥爷床前,敲击引磬,唤醒此刻正在游离、迷茫的神识,一句一句重重开示道:“XXX老爷子,我是佛强居士,今天是阿弥陀佛的安排,也是应您贤孝的女儿和外孙女XX殊胜法缘的感召、您宿世种下的深厚善根的感召,来帮助您,帮您度过生命中最最关键的时刻……好,现在和我一起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求西方极乐世界大慈悲父阿弥陀佛的接引。”

  17、往生室的布置

  助念团的居士搬来几个箱子,写字台上香炉、荷花、红蜡烛、阿弥陀佛接引像、姥爷的莲位很快设置好了,姥爷床上四角还牵引了四朵明亮美丽的小莲华灯。这些物品:灯的光明,香的味道,能减少逝者的痛苦,让神识感到安适,都是有讲究意义的,不是形式的铺排。

  18、行菩萨道的助念居士

  屋子里仅有床、壁柜和写字台。白墙空空的,没有引起亡灵留恋的亲人照片和其他杂乱信息的干扰,好像一直以来就是为姥爷准备的。夜色降临了,客厅里姥姥不知什么时候被送来了,坐在沙发上。

  陆陆续续来了二十多个居士,我一边惦记念佛,一边担心对居士们照顾不周失了礼仪,一会出来烧水,一会儿出来和姥姥说话,忙乱不堪,不能安于念佛——这个最重要的事上。

  我一再致歉,居士们安慰我,他们不用招待,他们习惯了自便,有人买成箱的矿泉水,有人买饮料,有人买甘蔗,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在一起分享。

  夜里出来买夜宵,站在后窗外黑暗的街道上,整齐的念佛声在寂静的夜里回荡,几个路人驻足聆听,一位说:我家也信佛,念佛,挺好听的。

  19、最后的牵挂

  夜深了,跪在佛前,听他们为姥爷做三皈依。

  师兄让我独自向姥姥探问姥爷最放不下什么。姥姥含着眼泪讲,姥爷对她说:“我谁都不惦记,就放心不下你啊。”我把这一条写下来,到姥爷跟前去发愿,一定为姥姥养老送终,一定让姥姥少受气,一定把她送到极乐和他相见。

  近午夜了,师兄指挥居士们轮流睡觉,大床、小床、沙发横七竖八倒着居士们,有被的盖被,没被的就蜷在衣服下。

  值班的居士嗓音沙哑了,但还中气十足。我早已没有力气念出声来,嗓子嘶嘶地疼,眼皮打架,一阵阵地犯迷糊。不知什么时候,师兄做好了面条,让大家去吃。在厨房,我衷心对他说:“主领念佛,安排场面,招待居士,今天的一切全靠您支撑了!”他语重心长告诉我:“经过了这样的磨砺,尤其是把亲人送去极乐之后,获得加持,福慧增长,会使你的思想、修为上一个大台阶!”

  20、家人要发至诚心

  10点半,妙梅居士告诉我:“老头心里很乱。把你家其他人都叫回来,不要以为有我们助念就万事大吉了,关许昌哪家癫痫医院好,治疗方法揭秘键是自己家人要发至诚心。”

  姨全家很快赶来了,弟弟先进门,他问:“我该做什么?”我悄声告他:“到佛前,告诉姥爷你最想和他说的告别话,让他放心地快快走,去极乐世界。”

  我们全家恭敬地跪在姥爷床边,众居士在后面。

  妙梅居士说:“现在是老头往生的关键时刻,你们有什么话,都要对老头讲明,让老头放心,不放心,他走不了!”

  想不到姨立刻信受,听从指点,她清亮的喊声浮在一片念佛声之上,好像姥爷还在世一样充满感情地呼唤着:“爸,您放心走吧,我妈她很好,我们也很好,强强也快结婚了。您快去吧,快跟着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快去吧。”

  妙平居士拍了拍我,到了外面,他要我给远在大连的妈妈打通了电话,电话里,他教了妈妈几句话,然后按下免提,进屋把电话举到姥爷耳边,念佛声都停了,屋里静静响起妈妈那柔婉的声音:“爸,我是您的女儿XX,让您去极乐世界是我们的心愿,您放心去吧,我会和我妹妹搞好关系的。”三年没见到妈妈了,我的眼泪唰唰流下来,长久以来对妈妈积怨甚深的姨夫,听到恳切的话语,勾起半生的恩怨,禁不住用手背擦拭眼睛,姨也哭了。

  21、探视

  探体时间到了,我忍着,故作平静地观望……

  当左手的吊针被仔细小心地拔出,被子揭开,姥爷安详如睡的面容出现,右臂被居士轻轻举起,柔软地向众人晃动,我悬了一夜的心这才落进肚子里。

  姥爷僵硬的病体全放松了,一年多来没直过、天天在被子下戳成直角的腿也放平了,扶起来,头向后垂着,屋里一片欢喜赞叹,众居士纷纷上前探视。

  我上前摸姥爷的头顶,没有热度。师兄说:“你再对比下两边。”我又摸了一下两边的头发和额头,哎呀,好冰凉啊。我这才意识到,此时人离世已经20个小时了,早已不是那个普通的身体了,没有遮盖保暖的头顶还不凉,这就是一种温度啊,和我手差不多的温度,一二十度吧。

  每天护理姥爷,接触姥爷,但从落气之后便再也不敢动他一下了。陀罗尼被盖着,看也不能看一眼了。现在,终于可以摸到我亲爱的姥爷了,我从陀罗尼被下找出他的手,握住,可是,那么凉,真没想到。

  没呆一会儿,我被其他探视的居士们挤了出来,这一天一夜来眼睛里一次又一次流出来、忍回去的泪水终于没了,随着欢喜化散掉了。

  22、佛法是真的

  房子被姨打扫得窗明几净,她的一个朋友进门了,我俩引领着她去看姥爷,陀罗尼被下,姥爷的腿一伸一屈活动自如,她讶异:“活着时不是僵成90度,伸不直吗?”

  姨感叹:“来这儿,来对了,佛法是真的,信佛吧。”

  23、亲人的感应

  昨夜,姨和舅舅守灵一夜,跟着念佛机唱佛歌。她对舅舅说:“将来,咱们都让孩子们这样给咱们送走。”

  中午,姨外出办事回来,告诉我:“怎么这一天佛歌都在耳边萦绕?”她说,这声音从远处一阵阵传来,每当她忘记念佛时,声音就来,一来,她就赶紧跟着唱。今早她回到自己家,佛歌从姥爷以前住的房间里传了出来,她明知念佛机已拿走,姥爷两天前就不在她家了,还是推门张望聆听了一下。之后,突然对姨夫说了这么一句话:“咱爸保佑着咱们呢。”

  24、亲人的感怀

  独自跪在佛具店里的西方三圣像前,思悟人生无常。一年前的此时,我在这里为姥爷做助念登记,他还能弯腰自己下地上厕所,一年后的现在,我已经在这里感恩他去了极乐世界,这是怎样的一场梦啊。

  一个历尽沧桑的灵魂,漫长人生跋涉后回归了安乐。我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有了疲倦绝望的体验,他老人家比我多活六十多岁——足够一个孩子变成老人的时间,多少我们永远无法想象的世态炎凉和疾病苦痛从他身上碾过……

  姥爷归宿这么好,我尚且为他曾经的苦难痛苦,如果是不学佛的人,一步步看着亲人死亡、断灭,再回顾亲人可怜的一生,那该怎么承受啊?

  25、四十九天内河边念佛

  每天早上从姨家出来,刚好是河堤,从西到东念佛走过三个桥,走了半个钟头。朦胧的太阳照进水里,好像阿弥陀佛安住在天上薄薄的云后那个有光亮的地方,我在心里说:“姥爷,无论您在什么地方,要记住只有西方世界才是归宿。”半个钟头里,我看着水,清清的,念佛的心也像水一样,清清的,安安静静的。

  26、生者的心灵救护

  姥爷过世后,突然发现姥姥很瘦很瘦,模样特别白银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孤苦,好像五官都变了似的。我每晚陪她睡觉,让她适应突然没了姥爷的屋里的空虚。睡在一起,姥姥给我讲姥爷怎么给他爸爸送葬,怎么给父母起坟,怎么把姥姥弟弟的死讯告诉姥姥让她别哭。

  我忽然彻悟,我一直把老人当弱者,这会儿我才知道,这一幕,老人早经历过了。弱者不是他们,是没阅历的我们。

  我问她:“您知道姥爷那时做梦排队报名,是去哪儿吗?”她摇了摇头。“是去阎罗殿受审判。没排上队,就对了,去了那儿比活着还苦呢。幸好后来念佛了,念佛,就被佛救走了。”她感叹:“唉,要不是你谁知道这个。”

  “所以,您也要念佛,争取不生病就被阿弥陀佛接走。您看姥爷,不听话,自己不念佛,病得多厉害,送得多难啊,真把我们累坏了。您可别学他,要多多地念,一点病也不生,一点罪也不遭。千万别再这样累大家啊。”

  她在床上摸:“我佛珠呢?”摸到,开始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说:“您念,我姥爷能收的到,他在极乐世界用的上。”“他能收到?”姥姥看我一眼,更精进了,念一圈数一圈:“九圈了……十圈了……”

  27、往生真的没什么难的

  这四十九天内万事放下,教姥姥念佛,闭关读书。

  师兄催我把姥爷往生纪实写出来供养大众,为姥爷做功德。为此又仔细阅读了善导祖师的净土思想,再一次细细琢磨阿弥陀佛愿力的伟大和不可思议,再一次理解,“往生”真的没什么难的,而“送往生”也没什么难的,只要开示到位,念阿弥陀佛,仰靠佛就对了。

  助念团的成员也是修习中的凡夫,做法有如法和不如法的地方,但是开示逝者念阿弥陀佛、大众以念佛为主送往生这一条力行了。有了因,能摆脱佛陀救度的果报吗?

  28、告别仪式

  二七,是姥爷的色身在世间的最后一天。师兄请求姥爷为大众做一个示现,让大家看到佛法不可思议的现象。

  我们最后一次念佛,火化工人不耐烦地拉开火化间大铁门做无言抗议,然后动手打开水晶棺把姥爷运出来。师兄过去了,抬起了姥爷的右臂,那条手臂,还和家中一样,轻松地被举了起来,手腕垂着,软软地招摇。姨没有付化妆的钱,火化工应该不会主动化妆,可此时姥爷脸色是粉的,嘴唇是红的。

  冰室的温度大概零下十几度,14天了,冷冻过的人体肌肉还有这样的柔软度。经过了零下零上的温差,冰凉身体居然没有遇热而凝的水珠——这种超物理现象,是医学上难以解释的。他的身体,还是那个身体,没有一般人过世的变化过程。让我感觉那间冰室只是一间睡觉的小房子,姥爷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入眠而已。

  我们从告别厅出来,另一大群人进去,一位头上缠白布条的四十多岁女士哭得满脸是泪,脸红红的,泪眼张开看了我们一眼,一脸惨痛。相比之下,那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丧礼。姥姥看到那隆重的场面,觉得这才表达了生者对逝者的感情,眼睛红红地说:“你瞧人家,哭妈呢。”我不知在这短暂的一刻如何开解她才好。

  29、祥瑞之梦

  姥爷离开我们已经快半年了,在这期间,我做了三个祥瑞的梦,我坚信,这些梦是姥爷用这种形式来告诉我,他已经是极乐莲邦的人了。

  第一个梦,我梦到姥姥和姥爷站在一座山的中腰,姥爷的名字竟然叫“白帝城”。我困惑不解,直到看到篇文章,讲净土法门如何如何易行,打了这么个比喻:念佛往生,就像《朝发白帝城》所写,“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才欢呼雀跃,这不是暗示往生了吗?

  第二个梦,我梦到姥爷回家来了,坐在沙发上,给我们讲极乐世界,那一派安宁给我吃了定心丸。非是神仙境界才是祥瑞之梦啊,极乐世界其实就是邻舍,去了也没什么奇怪的,回来了,也是这么家常。

  第三个梦,梦到姥爷又进门了,拿了个大红手绢,是来给姥姥助念的。这个梦没多久,姥姥就去了,我相信姥爷是守护着姥姥帮她往生的。

  30、圆满的机缘

  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师兄说了句话:“这件事看来水到渠成,其实没有佛力加持,成功是很难的。”比如:姥爷在和我母亲有着深深隔阂的姨家生活、姨一家不信佛、姥爷一生没有什么修行、临终阴境现前全是堕地狱的表征、姥爷丧事和表弟的婚礼冲突……太多影响往生的障碍存在了。

  经过提醒,回首细细梳理,我发现了其中的奥秘:他能往生,就凭大家提醒,神识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佛号的力量真是凡夫不可测量的,阿弥陀佛能力超越人类思维,有什么理由怀疑伟大的佛呢?放心念佛,往生是必定存在的啊。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好方法 哪里医院看癫痫好 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